返回

(女攻)欲解卿罗裳,折来后庭花(NP)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木马paly,喂满后穴,视频)(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御宅屋排行榜

番外(木马paly,喂满后穴,视频)

    难得有一次,蓝总裁急急忙忙飞往欧洲开会,没有带上苏尧。

    傍晚,蓝芩溪发来视频申请,此时苏尧已经在调教室里等着了,他浑身光裸的跪在地上,仍是长腿劲腰的修长身材,但是常年被调教的臀部却柔滑白嫩,白净丰满的乳肉衬得那对肥美殷红的乳头格外诱人,任谁来看都得骂一句,淫荡的尤物。

    蓝芩溪看到这样的场景格外兴奋,这些年来苏尧一直跟着她,那不苟言笑,西装挺拔的样子不知道迷了多少新入门员工的眼,却没有人知道,这身衣服下的肉体为什么越来越美味多汁。

    甚至还有不长眼的家伙企图对他告白,追求所谓的真爱。真可惜!如果没有打败我这个恶魔可是带不走这份淫荡的礼物哦!所以表面上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当然是离开了公司,但是那天起,与蓝氏有关的公司都把她列入黑名单。

    而苏尧,他被迁怒的蓝芩溪扒光衣服扔到会议室的桌子下,上面的人在严肃的讨论着公司的发展,而下面,苏尧小心翼翼避开其他人的脚,吞下到嘴的呻吟。好不容易看到蓝芩溪招手,又急急忙忙带着饥渴难耐的穴肉爬了过去,被脚趾又踩又插弄得湿哒哒的。

    后来,外人看到对其他人高冷淡漠的苏尧对着那个难搞的蓝总裁简直听话得不行,千娇百哄的让她披上外套,又为了让她多吃蔬菜放下形象撒娇。从此,关于蓝芩溪逼迫苏尧结婚的留言终于消失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某次为了哄生理期的蓝芩溪喝下红糖水,苏尧已经献上那双肥乳做一年的听话的乳牛了,他们的感情,比其他人想象的更加深厚。当然也再没有人,傻乎乎的想要去做那个救王子的勇士了,毕竟王子已经自愿献身给魔王大人了。

    “今天,来玩玩那座木马吧!”

    “嗯,是的。”

    他听话的把木马推到屏幕前,高大的木马栩栩如生,让人坐上去就很难碰到地面,但是最可怕的还是立在马背上那根狰狞的肉棒,能深深捅入身体,折磨得人欲仙欲死。

    即使对于这木马很畏惧,苏尧还是没有选择的为自己做好润滑。因为蓝芩溪不是很喜欢看人舔肉棒的情节,当然必要的羞辱除外,所以很多时候苏尧的润滑都是往后穴里倒满润滑剂,然后再被慢慢的插着溅出来。

    即使蓝芩溪没有要求,苏尧也不敢对自己手下留情,他打开一瓶乳白色的润滑剂放在地上,双腿叉开坐了下去,没有扩张艰难的把润滑剂吞进了半个瓶身。

    “嘶,啊!”

    即使被淫奸了这么久,这么做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苏尧紧紧夹住瓶子,慢慢伏低身体跪趴下来,里面粘稠的液体一点点倒灌进湿热的后穴。

    “啊!好凉,唔,屁眼要冻坏了,好冰啊!”

    在蓝芩溪的视频里,乳白的液体一点点消失不见,红艳的穴肉止不住的收缩蠕动,仿佛被冻得不行。

    这瓶润滑剂就是她最近喜爱的品种,粘稠的乳白色的液体被一点点插着喷溅出来的画面色情又美味,更何况强效薄荷味的特性每次都能让苏尧发出诱人的声音。甚至有几次,苏尧被迫在灌满了以后捂着到第二天液体温热了才被允许排出来。

    直到所有的液体都进入苏尧那淫荡的屁股了以后,苏尧才蠕动着穴肉,一点点的把空了的瓶子推出来。

    “嗯,啊!好酸……不行了,又插回来了,嗯……啊。”

    空荡的瓶子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好不容易推出瓶子的苏尧一边喘息,软烂的屁眼却止不住的一张一合,在期待着严厉的管教。

    “嗯,好乖,小骚货辛苦了,不过旁边的木马可是期待你的骚穴很久了。”

    “我,马上,就上去。”

    说完,苏尧就夹紧一肚子的液体爬上那座高大可怕的木马,翘着肥臀把窄小的屁眼对准那可怕的肉棒。

    “小骚货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记得摇得太慢太丑会有什么惩罚吗?”

    “记得,要穿着开档的裤子和露乳头的衬衫出门,找到一个愿意掐烂骚货乳头的人,然后再请他用衣袋里的钢笔把骚穴塞满,作为报答,骚货应该,应该自觉担任恩人一天的肉便器。”

    “嗯,记得就好,到时候回来你就不配作为我的丈夫了,我就可以每天把你出租个有需要的人,然后收取费用作为你待在这里的房租。”

    这条规定是某次蓝芩溪看着被压在桌子下把玩了一天的苏尧拿起一个最小的按摩棒作为作业的时候,皱着眉提出来的,如果因为她没有在身边,苏尧就敢阳奉阴违的把任务敷衍了事,就让他出门被别人玩弄,做他们的肉便器。

    第一次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苏尧吓得当场哭了出来,求饶认错了好几天都没有回旋的余地,好在蓝芩溪通常都把他带在身边,后来苏尧就不敢离蓝芩溪太远,稍微久一点见不到都要心慌意乱。

    虽然蓝芩溪也不愿意改这个规定,但是还是心软了些,于是蓝芩溪每次离开得久一点为了安他的心都会为他准备好严苛的管束器具,就如同自己陪在他身边。

    今天这次的确是意外,整理好资料的蓝芩溪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去办公室找苏尧,却发现他刚刚离开公司去巡视。

    那时苏尧浑身上下除了一个雕满花纹的尿道管束空荡荡,所以今天必须有一场激烈严格的调教来冲淡苏尧的不安。

    “不,不会的,小骚货不会的。”

    说完,柔软的穴肉就被毫不留情的破开,苏尧一边抖着腿一边把腿心往下沉,直到粗大的肉棒把那肠道完全霸占。

    “唔,啊!好酸,好深,啊!被撞到了,不要了,不要了。”

    那狰狞的肉棒渐渐消失在苏尧止不住颤抖的双臀之间,把原本平坦的小腹顶出一个淫靡的凸起。久经调教的穴肉就像一个完美的鸡巴套子,把肉棒和润滑液一起锁在身体里。

    “已经完全吃下去了,那就摇给我看看吧!”

    坐实在马背上以后,苏尧的腿只要离开了踏板就完全碰不到地面,只能依靠着股间的按摩棒支撑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