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警察蜀黍别打屁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个冲刺将自己的巨物全部捅进初淼紧致的小穴中,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随着激烈的抽插,小穴中发出咕叽咕叽(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第一章 警察叔叔,我真的没有卖淫

    二月,春节的气氛还没完全散去,疫情却越来越严峻,市区里的防控做得非常严格。董琰站在派出所卫生间的镜子前呼了口气,打量着镜子里的人,二十多岁模样,星眉剑目,一双过分清冷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纯白色毛衣,黑色休闲裤,黑色夹克,显得他整个人干脆利落,这一身衣服还是董琰他妈罗珊珊女士两个小时前送过来的,因为他平时执勤都是一身黑色的警服。

    董琰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回到桌子上拿起钥匙和口罩。

    “琰哥,要去相亲啊,穿这么帅?”

    “嗯,老爹安排的,不去不行。”

    “加油啊,琰哥!”

    董琰笑着转身出门,从办公室到停车场,董琰遇到了执勤回来的几个同事,他礼貌的一一打了招呼。

    停车场的角落,停放着一辆卡宴,像这样的豪车,他爸的停车场还有几辆特别骚包的,都是董正平为了哄他母亲罗珊珊女士开心买的,典型的暴发户。

    从派出所后门出去,转个弯就是董琰现在住的小区,房子属于九几年开发的老楼盘,在里面住的也都是从外地过来这边开铺的生意人,小区对面是一个大型商贸市场,在对面做生意的人大部分都是在这边的小区里租房子住。

    董琰的老爸在这个小区里有19栋楼出租,有7栋是董琰的爷爷留给他们的,其他12栋就是罗珊珊女士的爱好了。

    罗珊珊女士非常喜欢星爷,看了星爷的电影《功夫》之后,激动异常,立志成为电影里包租婆一样的人物,甚至在董琰成年后,把其中几栋过给了董琰,致力于把他培养成一个包租公。

    等董琰成功转型成一个合格的包租公之后,罗珊珊女士又没事情做了,打起了培养新一代继承人的想法。不过想法刚冒头,就被董琰熄灭了,董琰说他喜欢男的,这令罗珊珊女士头疼得很。

    罗珊珊女士躺在床上想了好几天,连打麻将也不香了。但毕竟还是自己亲生的,总不能不管了,又回到了麻将台和小区里的时尚大妈打听GAY圈那些事儿。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原来搞基会得艾滋,而且国内圈子特别乱,罗珊珊女士担心得要死。

    董正平看不下去了,把董琰叫回家一顿询问盘查,知道他没有随便乱搞才松一口气,但是转念一想,孩子都二十多岁了,虽然喜欢男的,但也没见带过人回家,怕是要憋坏了,相亲得搞起来了。

    罗珊珊女士又回到麻将台开始给董琰搜罗各色型男靓仔,董琰算是彻底怕了罗珊珊女士了,能躲则躲,罗珊珊女士见他自己不上心,又是一阵心塞,董正平又看不下去了。

    发了条短信给他:同你说一件事,我们隔壁小区有一个家庭跟我们家一样,算是门当户对,他儿子也好龙阳,是个牙医,年龄同你差不多,我跟他爸爸沟通了一下,人还是比较老实本分,引你俩认识一下?

    董正平都开口了,董琰也躲不过去了。

    十几分钟后,董琰来到了目的地,疫情越来越严重,年后很多商店都没有开门,他看着眼前装修得干净别致的咖啡厅,又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现在是下午3点20分,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剩下的时间足可以让他慢悠悠的晃到地方。这是董琰一直的一个习惯,他不喜欢迟到,也不喜欢等人。

    推开门,咖啡厅里传来悠扬的音乐声,第二排的靠窗位置,黑色茶桌后坐着一个穿着驼色风衣的男人,神色不耐的低头翻看着杂志,杂志高档精美封面上的那个女人,烟熏红唇,姿态妖娆诱惑。

    董琰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似乎是空着手来的,罗珊珊女士昨天还叮嘱他,让他带一份礼物来,可以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董琰对这些不甚在意,他本来就不太想来,再说他今年刚二十六岁,应该还不到要相亲的年龄吧。他径直走到男人对面坐了下来,旁边早有侍者端着茶水走上前来,询问点餐。

    “你好,我是董琰。”

    “你好,我是傅建霖。”

    两人尴尬地坐了几分钟随便聊了几句,董琰看出他也是被迫过来的,就明说了自己的想法,

    傅建霖很快反应过来,两人说开以后反而自在了很可多,他不经意地问,“你第一次相亲?”

    “嗯。”董琰苦笑了一下,看来有必要跟家里头的那个老佛爷唠叨唠叨,别没事儿老是想着法子折腾他。

    两人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以后就道别了,对方长得挺不错,但是董琰还是对他没什么感觉,回去后不知道要怎么跟家里两位解释,董琰烦躁地摸了摸口袋,发现烟也没了,刚好开车回到警局附近,看见有一间便利店,决定下车买包烟。

    “一包中华。”

    初淼从柜台后面拿了一包中华扫码,“帅哥,有肺炎吗?”

    “你刚刚不是测过我体温了吗?”

    “我是问你有没有全家得肺炎。”

    董琰有点不耐烦了,这个营业员怎么回事,“我全家都很好,快点结账!”

    初淼拉下脸上的口罩,指了指收银机上的“全家”两个字,说,“帅哥,我是问你有没有全家的会员。”

    董琰看着对面一脸无奈的小孩,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如果今天相亲的是眼前这位,好像也不是不可以,董琰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掩饰地拿起桌子上的烟。

    “没有,结账吧。”

    初淼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进派出所,而且竟然还是以卖淫的罪名被抓进去的。

    “警察叔叔,你抓错人了,”初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是过来这里替我妹妹找回公道的!你要我说多少次,我真的没有卖淫!”

    初淼蹲在地上有些无力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警察,他说了无数次他不是做那行的,可是就是没有人相信他。

    董琰也没想到,自己一个星期多前看上的人,再次见面居然是在一家疫情期间违规营业的高级会所里,真是世风日下,白天是营业员,晚上也是营业员。

    “安静,你这话留着等会录口供,在那种地方被抓进来的那一个不是这么说,况且,如果你不是做那行的,你裤兜里那么多的避孕套怎么解释?”

    初淼真的是欲哭无泪,兜里的套都是进门的时候门童塞的,包装这么可爱,他还以为是泡泡糖呢!

    董琰拿出一个本子,一脸严肃地看着初淼,开始记录,“姓名,年龄,老实交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单干还是有团伙的?”

    “初淼,二十一,我今天真的第一次来去,我本来是去揍一个渣男,给我妹妹讨公道。”初淼说着眼睛都红了,抬头却跟他一起去的邓宇被押着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名警察。“那个人是我同学,我跟他是一起的!他可以证明我不是卖淫的!”

    “他是嫖客,还袭警,”董琰看着他冷笑了一下,皱着眉说,“你先交代清楚你自己的问题。”

    邓宇被押到初淼旁边,跟初淼蹲在一起,江浩杰一幅吃了屎的模样,委委屈屈地跟董琰说,“琰哥,这个混蛋你也一起录了吧。”

    也难怪江浩杰这样,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同事执勤路过,发现了一家疫情期间违规营业的会所,上面早就有通知,为了防止疫情加重,所有娱乐场所一律暂停营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