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怜我如心·示忠(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杜若莲和赵茹茉忙活整日,才把中元节祭祀的琐碎安排妥当。

    看着堆成小山的黄纸经幡,杜若莲心里掂量,今晚回府见到卫钦,该不该张嘴问问,是否她也应给他爷爷烧些纸钱。不管怎样,她都是卫钦之妻,这点礼数孝道总要周全。

    想到这处,许灵杉与她说起的那些又钻进脑子。

    卫钦自宫后的事,岳祺没等说,人便打起呼噜。像听书正至兴处,说书人合扇收摊,吊着一口气,憋得杜若莲整宿没睡稳。没两日许灵杉过来“侍寝”,想到他与卫钦也熟稔,人又嘴碎多言,杜若莲卯卯胆量,故作随意问他:“大监这么出挑的男子,怎甘心做阉人?”

    和岳祺一样,许灵杉也长叹息。

    “他不做阉人,就得做死人。”

    *

    许灵杉初见卫钦时,他半个身子都泡在血水里,活像砧板上被开膛的鱼。

    当年许灵杉还小,奈何天资高,太医署神针慧眼识人,收他为首徒,倾囊相授。

    师父命他给卫钦施针止血,这是他头次被允准拿活人练手,且来的路上已听说这小子什么来路,此事因何而起,也明白皇帝派师父亲自医治,这条半死的漂亮鱼儿绝非等闲之辈,他必须慎重。

    手艺没白学,许灵杉叁针精准封穴止血。师父面色不变,吩咐熬浓参汤来吊他精神,许灵杉忙喊慢着,“师父,参汤不成,太活血了,用了恐有大崩之险!依徒儿看,这小子年轻,底子不差,无需猛药,用点温吞的补血补气方子即可。”

    如此师父才满意着捻捻胡须,夸赞他:“真当师父糊涂了,不过试试你罢了,看你敢不敢挑师父的错。”

    控制住卫钦伤势师父便撤了,留许灵杉照料。卫钦整整昏睡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