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只是摸手(初临特惠)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周越在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瞟了一眼计时器,已经堪堪进入4字头,纵使集训中教过越是这种情况越不能心急,他还是有些着急了。在心底安慰了自己几句,同时也给他娇滴滴的客人一点适应的时间。

    她的手指终于放松下来,不再是虚虚搭在他的掌心,卸下了力道。

    可指尖很冰,掌心却温热,这是她还在紧张的症状。

    “周小姐,”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开口,他的嗓音有些哑了,“手足部的按摩,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改善手脚冰凉的症状。”语毕,他没等她的反应便用另一只手轻轻覆盖住了她的手。

    被拢着的那只手有一瞬间的僵硬,而后又慢慢放松了下来。看来他没猜错,周越状似不经意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她虽然还很紧张,但是已经不反感他的碰触了。

    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她战战兢兢地抬起眼皮,以为他在用目光征求她的同意,缓缓点了点头,略带勉强地笑了笑。

    周越动了动,确定她没有进一步的反感后开始按照所学的知识按摩起来。

    情色按摩房也是按摩房,哪怕是打个幌子,想要在正规店内上岗,从业许可证是必须要有的。

    他的手掌如他的体型一般很大很宽,双手捧着她的时候,她的的手仿佛变成了被人把玩的玩具。大拇指覆盖在她的手背上,交错着从手腕推向指尖,腹略带薄茧,粗糙却隔不开温热,只几下,刚才还有些冰的指尖便渐渐暖起来了。

    “痛的话要说。”他低哑的声音轻轻在耳边响起,她已经快哭了,眼圈随着被他触摸的皮肤一起发烫,但很奇妙的,和以往被男性碰触时由接触部位扩散至全身的恶寒不同,她虽然感到难受,但并不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