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清醒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第二天一早,姜瓷从床上爬起,只觉头晕欲裂。

    下身有些酸痛,但也不是特别难受。

    只记得昨天是她跟季温扬的结婚纪念日,难得浪漫了一回,来酒店里用晚餐。

    她喝了酒,醉得不清,后来是开房在酒店里住下的。

    在床上,她和老公自然而然地就做了,他特别热情,缠着她一遍遍地要。

    大概是结婚两年已经过了那股新鲜劲,季温扬依旧对她温柔,只是在床事上并没有那么热衷了。

    一周大概做个两叁次,做完一次之后就不会再继续了,有时候把她弄得不上不下的,偏偏她又不能说,怕伤了男人面子。

    但是昨晚不同,男人把她翻来覆去的折腾,在她体内释放了一回又一回。

    想到这儿,姜瓷面上浮上了红晕。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赤身来到了洗手间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起来后透过镜子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满打满算,她不过也才23——

    身材纤细匀称,皮肤很白,大胸细腰,下面的叁角地带却是干净得没有一丝毛发,两条笔直的长腿很细,紧紧并着。

    近一年来,她一直觉得老公是对她的身体失去了兴趣,毕竟刚结婚的那会儿,他们做得频繁。

    家里每一个角落都有过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老公不让她出去工作,把她养在家里,新婚那会儿,不许她在他在家的时候穿衣服,方便他可以随时随地地要她。

    她的身体在那段时间里,被他开发得很淫荡,被他摸了就能出水。

    只是现在却淡了不少,她曾一度怀疑他们之间出现了问题,直到昨晚,她到觉得他们好像回到了从前。

    姜瓷拿过了架子上的睡袍,穿上后走了出去。

    此时,季温扬刚从外边回来,拿着一只袋子,打开卧房的门进来。

    “老公。”姜瓷面带春意地挽上了男人的臂弯,笑意盈盈地问,“一大早的怎么不多睡一会,你去哪了?”

    季温扬见她脸上没有异色,舒了口气,虽然知道她酒量不好,喝醉了不认人,但是毕竟做了不好的事,担心败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