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不肯给老公插,你给谁插?

    季温扬狠吸了口那软白的丰盈,坚毅的下巴压住她领口的布料,边吻着边将布料往下蹭,“让老公……吃吃你的奶子……唔……好香好软……”

    姜瓷气急,不配合地挣扎,拿脚去踢他。

    男人生生挨了一脚后,长腿不由分说地挤入了她的双腿间。

    扯了领带,抓着她的两只手,紧紧地绑在一起,一面又抬着西裤笔挺的大腿下流地磨着她的腿心。

    摩擦了几下后,姜瓷的身子不争气地出水了,不住地想要挣脱。

    尽管心里抵触得厉害,但是熟经人事的身子哪里经得住这般玩弄?

    季温扬心有不满,桎梏住她乱动的身子,腾出手将她身上的睡裙吊带拉了下来。

    雪白软嫩的乳儿随之跃入眼帘,带着女人身上独有的清香,季温扬看得呼吸一重,低头下去,叼住了一颗粉嫩的蓓蕾,卷进嘴里又吮又吸。

    他吸得用力,含着那敏感的乳尖,用牙齿轻轻地磨,过了会儿又卷进嘴里狠啜,像是想要吸出奶来。

    胸前又胀又痛,姜瓷不住扭着身子,难耐地蹙眉,“季温扬!”

    季温扬大口吞吃着她的乳尖,一边伸手往下钻进了她的睡裙里,拨开那内裤,狠狠戳进了那湿淋淋的花穴里。

    那穴儿紧窄得很,又热又湿,嫩肉紧紧地缠上来,吮住男人的手指不放。

    他闷哼了一声,不住地又刺入一根手指,狠狠地搅动起来。

    “放开我……”姜瓷身子不住地一软,缩着臀儿想把男人的手指挤出去。

    只是身上的男人哪里还顾得了其他,按着她娇软的身子,手指恣意地探入,不断勾缠着柔软的内壁,引得她不断涌出大量蜜液。

    “宝贝瓷瓷……都湿了,还不要什么?嗯?想不想老公的大肉棒?老公干翻你这小嫩逼好不好?”

    季温扬感受着手里的湿意,手指进出得更加畅快,同时又按着那小巧可爱的阴蒂,用力地搓弄。

    “瓷瓷,老公爱你……唔……给老公插插,你的小逼生下来就是给老公插的!不肯给老公插,你给谁插?都被老公插坏了……刚结婚的时候,你每晚摇着屁股让老公插,忘记了吗?”

    姜瓷简直快要疯了,刺激得不行,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到了被侵占着的甬道内,深处酥麻,酸胀的感觉让她的神经越绷越紧。

    听见男人的话,她的脑子里不住地跃出他们刚结婚那段荒唐至极的日子。

    蜜月,他们几乎完全是在床上度过的,除去必要的生理需求,他们都是纠缠在一块的,她爱他,所以对他的需索,她无条件配合。

    只是现在,姜瓷只觉得自己一片真心喂了狗,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竟然为了一个晋升的职位,让一个足够可以做她父亲的老男人来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