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那瓷瓷要老公怎么插你?

    听见男人越来越没正形的话,姜瓷喘息着侧开了脸,没有跟一个醉鬼计较。

    他们结婚两年,季温扬可能比她自己都要了解她的身子,轻易便能找到她的敏感点,让她溃不成军。

    现在她只能希望男人快点逞完兽欲,好早点放开她。

    男人瞧见她隐忍的模样,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沸腾,越发想干得她求饶。

    他倾身过去,坚硬的胸膛将她胸前饱满的嫩乳挤压得变形,低头含住她敏感的耳垂,呼着热气吹进她的耳蜗。

    下身就着这个姿势狠狠地抽动了起来,又快又狠,交合处“噗嗤噗嗤”的水声一声大过一声。

    姜瓷难受地轻哼,酸痛的感觉从深处漫了上来,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他插穿了,偏偏后腰还抵着坚硬的鞋柜,被男人毫不留情的抽送磨得生疼。

    “啊……轻点……嗯……后面疼……”

    见她呼痛,男人的动作稍稍一顿,拔出肉棒,将她翻转过去。

    抓着她的两片蜜桃似的臀儿用力往两边掰开,挺着肉棒来回地在她湿漉漉的花缝上摩擦。

    另一边手又沿着她的臀儿缓缓上移,绕到她胸前,包住那一团凝脂般的嫩乳用力揉搓起来,食指和中指夹住那早已挺立的嫣红不断拉扯。

    姜瓷不住地扭动着想要逃离,上下皆失了防守,男人的肉棒坚硬火热不断摩擦过她软媚的穴口,硕大的龟头狠狠磨过她肿胀充血的阴蒂。

    激得她身子止不住地轻颤,不由地漫出一波波蜜液,将男人的肉棒沾得泛起水光。

    她难受地轻哼,腿软得几乎要站不住,空虚酸软的感觉丝丝缕缕地从深处传来,被磨得敏感不已的阴唇可怜巴巴地吮着男人的棒身,似乎渴求被进入。

    季温扬察觉到她的急切,低头重重地吮吻住她白皙的脖颈,一边抓着她纤细的腰肢,挺着粗硕的大肉棒顺着她泥泞不堪的穴口狠狠地插了进去。

    没给她喘口气的机会,男人捧着她的臀儿就开始强而有力地抽送起来,“骚瓷瓷,老公的小淫娃,插得你爽不爽?真浪……喜不喜欢吃老公的大鸡巴?”

    姜瓷摇头,被插得完全说不出话来,嘴边嗯嗯啊啊地乱叫。

    男人插得又快又狠,每每顶着她的敏感点,弄得她被撞得根本站不稳,软了身子不住地向前倒去。

    季温扬见状,捧住她挺翘的臀儿,狠狠地抽送了几十下后又俯身下去,包住她那两团被插得不断跳动的嫩乳将她搂到了身前。

    一边操着她的嫩穴,一边顶着她朝屋里走去。

    姜瓷受不住地呻吟,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被操得火热的嫩穴上,男人每走几步,就停下抓着她胸前的嫩乳,狠命地操干她十几下,又继续朝房间走去。

    娇嫩的子宫口被男人顶得酥麻酸胀,硕大的龟头几欲想要挤入那更为窄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