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要性贿赂,还不如来贿赂我!

    看着她被堵得哑口无言的模样,陆霄挑眉建议,“或者,我们先做一次,我的技术不比老男人差!”

    姜瓷躲开了他的手,冷笑了下,“你把我当什么?妓女吗?”

    “当然不是!”陆霄否认,拇指轻轻摩挲着姜瓷的脸颊,眼底深邃又灼热,“我想你当我女人,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结婚!”

    “结婚?”姜瓷只觉得可笑,“你知道的,我已经结婚了。”

    “可以离婚!”男人面上蓦地升起几分不悦,收紧了落在她腰上的手,“那个男人不配做你老公。”

    姜瓷忽然就笑了,“那你觉得谁配?你吗?季温扬不是什么好人,难道你就是吗?”

    闻言,陆霄危险地眯起眼看她,“你说对了,我不是好人,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我要定了!”

    “我看你是疯了!”姜瓷气得不轻,抬起穿了高跟鞋的脚狠狠地照着男人的脚面上踩去。

    陆霄脚上一阵钻心的痛,一时没有防备,竟被怀里的小女人给推开了,他踉跄了两下,还没缓过劲来,眼见着姜瓷跑了,也没顾上脚疼,立马追了上去。

    姜瓷还没跑出多远,就被男人抓住了手臂大力地拽了回去,男人拽着她的力道大得好像是要把她捏碎,她疼得皱眉,用力挣扎起来。

    陆霄铁青着脸色,拽着她随手打开了一间空着的包间门,进去后,回身落了锁。

    瞧见男人算不上好的脸色,姜瓷不免有些后怕,“你到底要做什么?”

    “学姐说呢?”陆霄冷笑,伸手将她推到一侧的沙发座上,单手扯了扯系在脖子上的领带。

    姜瓷不傻,反应过来后立马起身想跑,只是还没等她爬起来,就被男人扣住了腰,狠狠按回沙发。

    紧接着男人坚硬强壮的身躯也压了下来,男性气息团团将她包裹,让她一时避无可避。

    陆霄是铁了心的要欺负她,下身越来越硬的欲望隔着几层薄薄的布料不断地顶着她柔软的腿心。

    “陪我睡也是睡!你都陪老男人睡了,我又未尝不可?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你说说,你要什么?要你老公事业高升还是要钱?只要你说,我都可以满足你!”

    “疯子!神经病!”姜瓷简直快要气疯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哪来的这种逻辑。

    什么叫她都陪老男人睡了,陪他又未尝不可?

    按着他的理,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想上她,她就得岔开腿儿,乖乖让上?

    对于她的谩骂男人照单全收,看着女人因为躺着微敞的领口下露出一点浑圆的起伏,不禁滚了滚喉结,心头一动低头下去。

    薄唇落在她馨香的颈上,大手顺着裙子的下摆往上,一寸寸地抚摸着手下软腻的肌肤,她越是这副样子,他就越是想操得她服服帖帖。

    “你陪那老东西睡,不就是为了你老公事业吗?陪我,要来得更有用!你老公难道没跟你说他们公司高层会有大变动吗?”

    男人的大手干燥温热,微微粗粝的指腹惹得姜瓷身子一阵轻颤,身体好像过电般的酥麻,渐渐地被男人弄得有了反应。

    她下意识地咬住了唇儿,不解地朝着男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