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又被陌生男人操到高潮了,真有那么爽吗?

    “要……嗯……要你的肉棒……唔……不要手指……别揉了……啊……”

    姜瓷无助地喊出声,下面湿得厉害,小穴里的嫩肉被男人手指搅得一颤一颤的,身上的刺激逼得她快要哭出来。

    得到她的回答,男人眼底火光一闪,便没再克制自己,抽出手指,撩开身上的睡袍,拉下内裤释放出自己硬挺不堪的粗硕。

    姜瓷还没看清,就被男人抱起横跨在了他的身上,大手掐着她的腰肢,带着她坐上了他的粗硬的肉棒。

    他并没着急进去,而是将肉棒置于她的花穴外,前后摩擦起来。

    粗硕的肉棒火热坚硬,龟头不停地摩擦过娇嫩的阴唇和敏感的阴蒂。

    花穴本就已经湿透了,透明的蜜液直接润湿了男人的肉棒,把肉棒沾得泛起了水光,饥渴的阴唇巴巴地吮着棒身,酥痒空虚的感觉折磨得她娇喘连连。

    她被折腾得不轻,频频地弓起身子贴近男人的胸膛,下身一颤一颤地拼命地想要把那大东西吃进嘴里。

    “进来……唔……插进来……嗯……不要欺负我了……进来……”她软着嗓音央求,满被欲望侵蚀的小脸可怜得不行。

    看她一脸无助的模样,陆霄笑了,抬了抬她的臀儿,在她腿心快速地抽动了几下,直直把她逼得浪叫不止。

    穴口被男人磨得又酸又麻,一碰就刺激得不能自已,体内的空虚让她濒临崩溃,小手抓上了腿心不断进出的肉棒,想要往穴里塞去。

    只是还没等吃进去半个头,身后的男人便按住了她的手,热热的呼吸煨在她的耳边,“学姐,你怎么这么骚?陌生男人的鸡巴都往逼里塞?逼就这么痒?”

    “嗯……要……快进来……插我……啊……难受……”姜瓷大脑一片空白,难受地快要哭出来,媚眼含水地看着他,“陆霄……唔……难受……别欺负我了……快点进来……”

    妈的,真骚!

    陆霄低骂了一声,便再也忍不住地扣着她的臀瓣,用力地往上顶去。

    硕大的龟头顺着她泥泞的穴口挤了进去,撑开那紧闭的穴口,狠狠地摩擦过里面骚媚的软肉,一下子插满了整个甬道,不知顶到了哪,她身子一阵痉挛,竟是高潮了。

    高潮来得有些让人措手不及,蜜液汹涌而出,冲刷在男人的龟头上。

    里面的媚肉也因着高潮的关系,一缩一缩地绞紧了粗大的肉棒,挤压着吮吸着,舒爽得他直吸气。

    没等她缓过来,身后的男人就捧着她的臀儿开始套弄起来,嘴边是不住地调侃,“学姐,我才刚插进去,你怎么就高潮了?陌生男人的鸡巴这么好吃?”

    姜瓷才刚高潮,浑身无力,娇躯被撞得一耸一耸的,听见男人这话,脸上又漫上了一层红晕。

    只是体内强烈的快感,让她无法思考太多,口不择言地浪叫,“好吃……啊嗯……好舒服……你的鸡巴好大……唔……要操死我了……”

    “就是要操死你!把你的逼操烂!骚货。”陆霄抓着她的细腰,带领着她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不时地深顶上去,插得她身子颤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