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围了浴巾在我眼皮子底下晃,不是欠操是什么?

    过了两日,姜瓷上完课从别墅里出来,天色便有些阴了。

    没想还没等到车,就下起了暴雨。

    她撑着雨伞,还是没能幸免地被雨淋湿了下半身。

    薄纱的裙子此时胡乱地黏在她的两条细腿上,狼狈得不行。

    一辆她还挺熟悉的车开了过来,白色保时捷panamera,看清了车牌,是方思思的车。

    见是姜瓷,车子便停了下来。

    方思思解了安全带,俯身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着外面的姜瓷道,“瓷瓷,怎么搞成这副样子?快上车,都淋湿了!”

    姜瓷本想拒绝,但最后还是忍下了,收了伞钻进了车里。

    “先去我家吧,洗个澡换身衣服,等会感冒了就不好了。”方思思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姜瓷应了一声,想着晚点让季温扬过来接她就行,也没多想别的。

    姜瓷过来这边做家教的事,方思思听方雄说过,自然是知道的,笑着埋怨起姜瓷,在这附近也不知道跟她说一声,还是她爸爸说了她才知道,还是不是姐妹了?

    姜瓷笑了笑,“你现在不是知道了?”

    方思思不满地撇嘴,“太不够意思了吧!瓷瓷,你家二十四孝老公怎么都不来接你啊?下这么大雨,要我是他,这么年轻貌美的老婆,我才不放心呢!”

    “他忙,最近一直都是早出晚归的,公司里一大堆的事。”姜瓷说着,观察了下方思思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

    她只能在心底感叹,自己可能真不是方思思的对手,她把戏演得那么滴水不漏,难怪她从没怀疑过。

    视线再次朝着她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望去,她以为她看错了,结果却是那么讽刺。

    出去出差,带的礼物,居然是两人份的,一模一样的项链,到是让人觉得挺可笑的。

    “再忙能有老婆重要?”方思思打趣。

    姜瓷垂了眼眸,笑笑没有说话。

    见姜瓷沉默,方思思勾了勾唇,也没再开口。

    姜瓷的个性她清楚,认识那么多年,还不是被她玩得死死的,甚至她跟她丈夫搞在一起,她恐怕都不会想到。

    两人各有所思中,车子便驶进了方家别墅的车库里。

    方思思拉着姜瓷进了客房,推着她进了浴室里,“瓷瓷,你先洗澡,今晚你就住这好了,衣服我等会给你拿过来。”

    没等姜瓷回应,方思思就松开了她,转身出去了,离开前也不忘给她带上门。

    姜瓷扯了扯嘴角,只觉得身上变得越来越冷。

    方思思中间进来过一趟,给姜瓷送了衣服,放在外边的床上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