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伺候得你舒服了,就知道发骚了?

    见她高潮,方雄立即抽出了手,将她的腿抬高,凑过去,张嘴含住了她还在淌水的嫩穴。

    没有腥膻的骚味,反到是透着一股甜腻的女人香味,让他越发地有些欲罢不能。

    大舌舔弄着她那两片鲜嫩漂亮的阴唇,不时地往里钻进去,里面又滑又嫩,湿软得不行。

    姜瓷刚过高潮,身体敏感异常,酥麻的感觉让她如遭雷击,不住地扭着小屁股,小声地喊,“别……嗯……不要舔……”

    对于她的拒绝,男人恍若未闻,反而更为放肆起来,舌头灵活地在她花穴游走,不时地吮住她敏感的小阴蒂,轻咬舔舐,逗得她身子颤个不停。

    姜瓷媚着眼看着埋首在自己下面的男人,脸上满是羞涩的红晕,手指插入了男人的发间,止不住地浪叫出来。

    阵阵酥麻的快感不断从被侵犯的花穴传来,让她更为地炙热难耐,不住地想要更多。

    方雄见她口中的娇喘一声大过一声,顿时兴奋不已,大舌长驱直入地顶了进去,在她温热湿润的甬道里不断搅动。

    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时不时地猛吸一口,惹得里面的嫩肉自发地绞吸。

    他没想到女人的下面也会这么好吃,在床事上,一向都是女人来伺候他的,更别说替她们口,但是瞧见姜瓷的,他根本控制不住心里的想法。

    索性滋味也是让他喜欢得不行,甜腻的滋味,让人迫切地想要将她吸干。

    他大肆地搜刮着她嫩穴里的蜜液,进出的速度不知觉地也加快了起来,没多久,姜瓷就尖叫了起来,全身颤抖着泄出了大量蜜液。

    男人没有躲开,急忙张嘴包住穴口,那泛着甜味的蜜液全被男人喝进了嘴里。

    经历过两次高潮的姜瓷身子软得不行,若不是被男人抓着,早就往下滑去了。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男人喉咙吞咽的“咕咚”声,姜瓷羞得耳根子都红了。

    良久,男人尝够了她的蜜液,才离开了她的腿心,幽暗的眸瞧了眼她红若桃腮的脸颊,再也克制不住地起身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姜瓷躲闪不及,唇齿被男人撬开,甜腻的蜜液被他渡到了她的口中,虽然反感但还是被迫地咽下去不少。

    男人吸着她的香舌,半拥半抱着她来到一旁的大床上,将她压进被褥里,一边急切地去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姜瓷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呼吸早就乱了节奏,她喘息着挺胸蹭着他坚硬的胸膛,嫩生生的乳头摩擦着男人深褐色的乳头,一阵阵电流席卷了两人浑身上下。

    “骚货,伺候得你舒服了,就知道发骚了?”方雄按住她乱动的纤腰,低头下去吻她的乳头,轻咬舔吸,一边又拿着自己肿胀的肉棒去戳她的穴口。

    粗硕的龟头上沾了她的蜜液,不停地上下摩擦着她的穴口,哪怕看不见,姜瓷都能感觉出来,那东西肯定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