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叔叔……我嘴酸

    “麻烦什么,别跟阿姨见外,你和思思的关系那么好,都是应该的。到是思思那丫头,外面这么大雨又跑出去了,也不知道一天天的在忙些什么。思思要是有你一半的让人省心,阿姨就谢天谢地了!”

    姜瓷听完,笑了笑安慰道,“思思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去办,她知道分寸的,不会有事,阿姨,您就别担心啦。”

    “你呀,净为她说话!”方母嗔了姜瓷一眼,笑着让她落座,“快尝尝,阿姨特地给你做的糖醋鱼……”

    “好。”姜瓷点点头,坐下了。

    才刚落座,她就听见方母招呼着方雄,回头便看到了朝着这边过来的男人。

    四目相对,姜瓷很快地便挪开了视线。

    方雄挑了挑眉,拉开姜瓷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姜瓷隐隐地有些不安,在一只大手爬上她的大腿时这份不安更是在心底被不断放大了。

    她穿了一条无袖连衣裙,坐下时刚到膝盖的裙摆缩到了大腿,男人带着薄茧的大手毫无阻隔地覆在她细嫩的肌肤上。

    指腹不厌其烦地挑逗着,摩挲着,那被男人揉弄的地方红了大块。

    姜瓷有些乱了呼吸,装作若无其事地侧过了脸,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希望他不要闹了。

    这是在他的老婆面前,她真是低估了男人的无耻程度,万一被发现,那就真的完蛋了。

    方雄完全没有把姜瓷的警告看在眼里,大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往上游走了几分,摸进了她的腿心。

    腿心的肌肤本就敏感娇嫩,被男人隔着底裤揉弄了几下,深处便渐渐有些湿润了起来。

    姜瓷蹙了蹙细眉,双腿不自在地夹紧,一边又偷偷地伸手到桌下,小幅度地推抵着男人的侵占。

    方雄捏准了她不敢有大的反抗,更是有些肆无忌惮起来,捏了下她的手心,手指又挤开了薄薄的内裤布料,有一下没一下地抠弄着她那最为柔软的地方。

    方母瞧见姜瓷的脸色不好,便有些担心地问,“瓷瓷,你这是怎么了?是菜不合胃口吗?”

    姜瓷僵了一下,随即摇头,“怎么会?都很好吃,特别是阿姨您做的糖醋鱼。”

    “你这丫头,嘴可真甜!”方母心情大好,连忙叮嘱,“既然喜欢那就多吃点,下次再来,阿姨还给你做。”

    “谢谢阿姨!”姜瓷说完,就伸手按住了男人在裙子下作乱的手,简直快要疯了,敏感的花核被男人掐住玩弄,让她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方雄看了眼她的表情,喉结不自禁地滚动了两下,她那隐忍的模样,彻底地勾起了男人的劣根性。

    他又伸了一根手指,直直地插进了她的花穴里,不时地撩拨抠弄,惹得她身子都有些轻颤起来。

    姜瓷咬唇,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鱼肉掉进了碗里,幸好方母往她这边瞧,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顿饭下来,简直比打仗还要累,怕被方母发现了,姜瓷匆匆地吃完,便逃似的离开了餐厅。

    “这孩子,怎么就吃了这么点就吃饱了?”方母忍不住跟自己丈夫抱怨,“现在的小姑娘,别说是在减肥吧!都这么瘦了。”

    方雄垂眸看着手指间透明的液体,似是不经意地抬手拿到唇边舔了舔,淡淡道,“别瞎操心了,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