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咬个鸡巴,就叫成这副德行

    

      姜瓷脑子很乱,敏感的身体被两个男人上下其手的玩弄,想叫又叫不出来,软舌被男人吸着啜着,连着呼吸都快要被剥夺。

      一面觉得淫乱,一面却完全无力抗拒,甚至还有些无法抑制的情动。

      下意识地软下了身子,将腿敞得更开,方便男人手指的进出。

      见她放松下来,顾淮之松开那只被他舔得挺立红肿起来乳头,转而噙住了另一只,热切地含吮舔弄起来。

      温热的厚舌卷着乳头一圈圈的打转,时不时地重重吸上几下,裹着吸着拉扯啃咬起来。

      白皙饱满的乳肉更是香甜得要命,透着股她身上清淡好闻的气息,不像是沐浴乳或者别的护肤品之类的,倒像是她身上自然散发的气息。

      无端的带着股勾人的味儿。

      顾淮之的手沿着她的乳儿渐渐地往下轻滑,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滑到她湿滑的腿心,包着那柔软的腿心揉压了几下,又摸索了一阵才找到她的小阴蒂,手指捻着那小小的一粒极富技巧的挑逗弹弄。

      配合着下面顾璟手指插穴的动作,弄得她身体受不住地紧绷轻颤起来。

      看她的反应太大,顾璟倒是好心地离开了她的小嘴,薄唇啃咬上她纤细的颈时不时地轻吮几下,下面手指进进出出的是越发地快了些。

      修长的手指按压着里面湿软的媚肉,对着那块敏感的软肉又是抠又是按的,混着里面泛滥的淫水搅得顺畅不已。

      “啊啊啊……”姜瓷的唇一被放开,就止不住地大声呻吟出来,被两个男人吃奶插穴的快感,简直逼得她都快要发疯。

      更别提那被不断玩弄着的阴蒂了,强烈的快感层层铺天盖地地朝着她席卷过来。

      直到两个男人用手指把她玩得颤抖着高潮了一回,才得以喘口气。

      只是并没给她太多缓和的时间,顾淮之就拉开了拉链,掏出笔挺粗壮的性器,抵着她淫水直流的穴儿,用力插了进去。

      她先前才被插过,又被顾璟用手指插得高潮过一次,穴儿虽然紧小,混着淫水倒也不难抽动。

      顾淮之捏着她的细腰缓慢地顶了她两下,等插得顺畅了,才开始加快了操弄的速度,每次操入都顶到花心,几乎是整根拔出,再蓄着力重重地撞进去。

      随着他强而有力的撞击,她张着的小嘴也不断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娇娇弱弱的声音,直让人受不住。

      先前看顾璟操她,就觉着她这逼操起来肯定很爽,眼下自己插进去了,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爽法。

      她里面又软又湿,紧得要人命,骚软的媚肉严丝合缝地包裹着他的性器,又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吸他,深处那柔软的花心就像是一个吸盘,每次狠撞进去还会吸他龟头,那滋味简直难以用言语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