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4)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那个人就是给你汇钱的应辰。他呀,是来报当初你父母对他的救命之恩的。

    这个人一开始是通过公安系统打听你父母的消息。本来知道你父母年纪轻轻去世还留下一个一个孩子后说是要收养你的。

    只不过看你成年了,没法走收养才给你汇了钱。这个钱是那位应先生想要报恩的心意,你呀就收了吧。

    闻宇凝眉:偏偏是五百万。

    正好是他需要的五百万。

    刘义明还在说:五百万对咱们来说是天文数字,对这位想报恩的应先生简直是九牛一毛,你知道他身价吗?

    他叹气感概:世界上有一群人是隐形富豪,身价没有公开,但拥有的财富却比排在富豪榜上的人都多。

    这位应先生是外籍人士,我们查不到他的职业。但是他仅在咱们国家拥有的房产和股价价值就接近一百亿。

    那要是在加上他在他本国的财富,啧啧,咱们估计数都数不过来。

    闻宇依旧顾虑,问:那他为什么没直接跟我联系?

    大概是考虑到你年纪小,怕直接跟你说会吓到你。

    刘义明笑道:应先生不是坏人,何况这事我们公安系统都留的有底案。

    钱你就安心收着当以后你上大学学费。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当面打电话谢谢他。

    闻宇迟疑地点了点头:嗯。

    刘义明:你不是有他手机号吗,打电话给他就是了。

    两人说着走进了闻宇家,刘义明立刻皱紧了眉头:房子都漏雨成这样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这到处都是霉味哪能住人。

    还有李浩武那些人惦记着总想报复你,我怎么着都不能看你一个人住了。

    他催促着闻宇,说:你赶紧收拾东西,现在跟我回家。

    闻宇抓着耳边碎发,面带难色:我我没事,我一个人住习惯了。

    刘义明生气:什么习惯不习惯,你是嫌弃你叔家穷?

    闻宇无奈:我哪有,我真的不习惯。

    除了最亲的人,无论是跟谁住在一起他都会本能的心理戒备,精神紧张。

    而这个世上,对他最近的几个人早已去世。

    只不过,他可以冷色坚定地拒绝虚情假意的亲戚。

    却拒绝不了真正为他着想的刘义明。

    而且,刘义明这一次态度非常坚持,拿着手机说:你看,我已经给你婶子发信息说你要来家里住几个月,她说现在就给你收拾房间。

    闻宇:可是我我怕打扰你们。

    刘义明:啧,你这孩子,打扰什么。来,我帮你收拾衣服。

    刘叔

    闻宇举棋不定,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窗外传来尖锐的救护车和警笛的声音,响彻整个寂静小区。

    刘义明出于职业反应,迅速拿起手机拨打警局电话,问: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案件?!

    同事在电话里解释:刚才老城区出现了恶性打架斗殴,为首的是刚出监狱的李浩武。

    确切原因还在调查,大概知道是他们中间出现了内讧,几个人拿着高尔夫球杆互相殴打殴,李浩武兄弟俩人的腿都被打断了。

    他们受伤严重,我们叫了救护车一起过去,你要是有时间,也赶紧过来一趟

    内讧?互殴?

    刘义明哈了一声,不可思议地朝着闻宇望了过去。

    闻宇:

    第5章

    挂了电话,刘义明悻悻无奈:刚才我这里的人接到报警电话赶到现场后,李浩武这帮人拿着球杆互抡互砸还互相揭发老底。

    说,谁谁什么时候在哪里偷了电瓶车,谁谁抢了钱,谁谁勒索初中生。这帮小混混坏事做尽,到头来竟然内讧互相打断腿。

    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他再来报复你,不过,你还得来我家住。

    你家这房子是真没法住人,今晚收拾行李明天我开车来接你。

    刘义明态度坚决,闻宇不好直接拒绝,轻轻嗯了一声。

    好在,这场突发的意外,让他躲过了现在就被刘义明硬拉着去他家住的处境。

    至于明天,他会再找借口搪塞过去。

    刘义明因为李浩武他们的斗殴事故,被紧急叫走办案。他离开后,宽大老旧两层楼房又陷入了寂静。

    窗外,夜风吹来,阳台上破旧的顶棚支架被打在玻璃上,发出不规律的吱吱呀呀的敲打的声响。

    像是谁在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门窗。

    室内,白炽灯管照亮出一片炫目的冷白,小客厅的画架上未完成的风景画在明亮的空间内,清晰可见。

    清瘦的少年坐在这副画架前手中拿着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刘义明送来的关于应辰的调查资料。

    他谨慎地打开袋子,抽出一叠资料。第一张纸的第一行字,写着男人的简介。

    应辰,男,25岁,m籍华人,职业不详,现居加国偶尔来华,电话号码

    闻宇沉思:他真有这么好运,让父母二十年前在暴风雪中救过的一个男孩回来拿着五百万来报恩?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输入档案上写的电话号码应辰的手机号。选择发送消息摁键,在短信栏里谨慎地编辑着信息:

    应先生您好。

    我今天收到了您汇给我的五百万。我现在正好需要这些钱,所以能不能算我借用您的,等以后我一定会再还给您。

    闻宇的手指悬空放在字母键盘上犹豫。

    他想:跟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发信息说借钱,似乎不太礼貌。

    闻宇手指移向删除键,把编辑的短信一个字一个字删除后,又重新编辑:

    应先生您好,我是闻宇。

    我今天收到了您的汇款,但我觉得这样收下您的钱不太合适。我想亲自跟您见一面,可以吗?

    明明是一条很简单的短信,闻宇却反复修改,几次之后才终于满意。

    指尖轻轻地摁了发送。

    几行黑字从编辑栏跳到对话框后,闻宇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他突然想,这位25岁的应先生会是一位什么样的男人?

    应该是好人吧?

    不然怎么会想到报答当初的父母对他举手之恩,还一手拿出五百万。

    两人真的见面了,他要怎么跟应先生说想借用他五百万的话。

    对方会不会觉得他故作矫情?

    闻宇一直坐在画架前的椅子上,握着手机望着屏幕等待着。

    四周静悄悄的,墙上老挂钟滴滴答答的走动声清晰地回荡在小客厅中,也宣示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对话框里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许久,闻宇终于注意到自己后背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放下了手机。

    他开始收拾房间,冲澡,洗漱,画画

    期间又过来看了一次手机,应辰还是没有回信。

    闻宇唯恐不能第一时间接到电话一般把手机音量调到了最大,又继续画画。

    直到睡前,手机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哪里。两人的对话框中仍然只有他自己的那条信息,孤寂地躺在里面。

    夜里,闻宇睡得很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