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5)

    刘义明一直像长辈一样照顾着闻宇,他站在前面解释,说:我是送这孩子来看房的。这个孩子从今天开始就是这里的业主了。

    保安诧异地打量这两个人,又问:请问您叫什么名字,住在哪一栋?

    闻宇犹豫了下,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保安仿佛被人提前交代过,立刻醒悟:原来是这两天刚交接的新房,买房的业主还挺急呢。二位快请进。

    保安急忙打开大门请他们进去,还热情地交代:闻宇先生的房子今天早上刚开通水电,您今天要是入住,我现在就通知物业。

    闻宇摇头婉拒:先不用,我今天就来看看。

    保安目送着刘义明的车开进别墅里面,脸上的笑容变得怪异,问道警卫室的另一位员工问:

    你说这孩子是什么人啊,能让那么有钱的人着急买下咱们小区最贵的房子转送给他。还惊动咱们老总亲自办理手续?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些有钱人咱们一个都惹不起,给他们看好大门就是了!

    刘义明缓慢开着车在巨大的别墅区中,转了两圈才找到闻宇的房子。

    入眼是深严的围墙,厚重的大门,视线越过围墙院内耸立的三层青砖红瓦中式别墅隐约可见。

    看似隐私性极好,却又给人一种不能轻易接近的神秘感。

    大门是电子感应锁,闻宇他们走近别墅时,厚重深严的大门自动缓缓打开,显出宽阔院内的幽静园林精致。

    刘义明毕竟是年近四十的长辈,见识不少。但站在别墅前时,还是禁不住感慨说:

    这样的房子,我就是干两辈子都买不起一扇大门。你父母当年简直可以说是给你救了一位财神。

    闻宇眉头皱的更深,他看到房产证的时候就带着些排斥心理。现在看到别墅的环境和房子,他更不敢要了。

    大脑里又出现短信上的两个字:过来。

    可是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听到,见到应辰的身影。应先生为什么没在这里等他?

    闻宇四处警惕着跟刘义明进入了房子里面。

    房子是新的,没有任何人入住过的痕迹。

    贴在门锁上的那层保护膜都没有撕开。就连别墅门上的密码锁,显示的都是原始密码。

    闻宇按着原始密码打开门后,停顿了一下。随即更改了新的密码。

    房子里面跟外面的风格一样奢华宽阔,摆着中式风格的红木沙发桌椅。

    但,总感觉有些阴冷之气。

    相比着外面5月闷热的天气,房间里仿佛吹足了空调冷气一样,让进来的人胳膊上禁不止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刘义明打开客厅的灯,环顾周围:还真是崭新的房子,一个人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要我说你就领了应辰想要报恩的心意,搬进来住吧。这里离你要上的大学也不远,以后也方便。

    闻宇不置可否,看着手机打开信息应辰的页面看了看。最后一句对话,还是房子地址。

    于是,他发了一条信息:【应先生您好。我到了,您在哪?】

    刘义明还在楼上楼下各个房间,帮闻宇到处检查,在二楼喊着:楼上房间都是空的。你要住进来得先买张床。

    好在现在是夏天,床铺简单,沙发上铺一条毯子就能睡。你今晚是住这里?还是跟我回家?

    闻宇环顾着若大的别墅大厅,说:我想再看看。今天麻烦刘叔了,这么晚了你还把我送过来。

    刘义明啧了一声:你这孩子!再客气我可要生气了。

    你家那个房子是真没法住人了,要我说今晚就住着吧。你在房子里先看着,我去外面给你买条毯子和日常生活用具。

    闻宇迟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刘义明离开后宽阔的别墅大厅中,只剩下这位清瘦的少年沉浸在周围寂静无声之中。

    闻宇没有到处走动,一直站在原地等待着应辰的回信。

    可是手机像是被屏蔽了网络一样,安安静静地被握在手中。

    闻宇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应先生,我一会儿还要回家,您今天如果不能过来,我们以后再约。】

    消息刚刚发送,他忽地察觉到身后后一阵冷气袭来,哗地扑向整个后背。

    他猛地抬头转身,刹那间双手双脚像被绳子紧紧地捆了起来一样带来强烈的束缚感和失衡感。

    少年惊慌地踉跄了两步咚地一声,毫无防备地一声摔倒在冷硬的地板上。

    手中的手机也彭地一声,重重地砸落在瓷砖地板上,弹跳着滚落在远处。

    闻宇本能地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双手却被迫背在身后,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双脚也是如此。可明明他的手脚上,什么绳索都没有。

    突如其来的怪异经历,让闻宇瞬间陷入恐惧。

    他躺在地板上,身体像一条鱼一样挣扎跃动着想要挣脱束缚。

    结果,越是用力手脚处传来的束缚感越是强烈,像被无形的绳索困住,传来刺骨般疼痛。

    怎么回事?!

    瓷砖地板上的冰寒隔着单薄的衣料传入皮肤,侵入骨肉,引起阵阵寒颤。

    闻宇突然想起来他生日那晚做的梦,梦中也是这样被捆住手脚挣扎在冰冷的石坛上。

    所以,现在是在做梦?

    猛然间,闻宇惊恐地察觉到了什么东西正在接近他。

    他抬头望去,瞬间瞳孔放大。

    原本空寂无人的房间不知什么时侯进来了一个人,高高大大的身影正一步步朝着他走来。

    是一个男人。

    不可能!

    闻宇惊慌地挣扎着,但大脑十分清醒。他跟刘义明进来的时候房间是空的,门是锁着的。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或许他不是人

    闻宇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毛骨悚然。他想要大喊,可却发现竭尽全力却只能听到自己哑声的呼吸声。

    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看到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朝他一步步走近。黑色的皮鞋,黑色的裤腿,地板上拖着被灯光拉长黑色的身影。

    他躺在地上,终于仰望到了男人的脸。

    皮肤像是没有血液般冷白瘆人,面容阴郁如同凝结着冰霜。而一双眼睛直直地垂望着自己的眼睛中,带着怒意,憎恨,危险的情绪。

    你是谁?

    你是什么?

    闻宇无声喊着,在地上挣扎着。被束缚的身体像是被摔到陆地上的鱼,张着嘴巴竭力呼吸。

    男人的脚步在身体旁停下,冰冷坚硬的鞋尖触碰到了闻宇的因为挣扎而露出的腰腹皮肤。

    闻宇的身体本能地做出应激反应,挣扎翻滚着想要躲开,远离这位危险人物。

    可下一秒,男人无声蹲下身体,伸出指尖点在他的额头。

    一瞬间,他像是被咒语禁锢,浑身都僵硬了下来,一动不动。

    闻宇仍然发不出一丝声音,却看清楚了近在咫尺的男人的长相。

    男人的脸很英俊,脸型,眉眼,五官,包括一身黑色西服包裹下的身体,处处都是无法言喻的美感。

    像是数百年前生活在欧式古堡中居住的神秘贵族,神情像是凝结了千年的怨恨,极度阴郁,极度冰冷。

    一时间让闻宇看得有些发呆忘记了害怕。

    这个人像是在那里见过。

    闻宇恍惚了一下,突然:啊!!!

    他大喊出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