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5)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男人的手指触碰在他额头不知道做了什么,让剧烈的疼痛突然袭向他的全身。

    闻宇痛到极致,甚至冲破了男人给他下的禁锢而叫喊出了声音。

    疼!!!

    像是皮肉被强行剥离骨头,疼到大脑发白,发出嗡嗡地铮鸣的。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一个细胞叫嚣着无法承受的疼痛。

    但,疼痛也只有数秒之间。

    闻宇很快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冰冷感,束缚感,疼痛感尽数消失,甚至包括味觉。

    且浑身轻快地飘浮了起来。而他的身体像一个空壳一样躺在地板上。

    少年发现,原来他自己从自己的身体上出来。

    他突然明白,那是他的灵魂。

    他死了吗?

    灵魂不在被肉/身束缚飘浮而起,浮在男人阴翳又带着审视的视线下。

    男人在看他的灵魂,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突然,男人阴翳却没有情绪的眼眸中,涌上看不懂的激烈的情绪,激动,兴奋,惊诧,甚至还有些惊喜在里面。

    而下一刻。

    啊!!!

    闻宇再次痛苦嘶叫。

    他的灵魂被拽回了身体,所有的感官恢复,剧烈的痛感侵蚀着身体的每一处毛孔,剥夺着正常的思考。

    大脑铮鸣不断,空白一片。

    他感觉到男人点在他的额头的指尖微微发抖:小鬼,终于找到你了。

    低缓沉重的声音像是在咬牙切齿间传出。

    阴翳到如同裹着厚重的冰霜,又像是翻滚滔天的怒火几乎将他吞噬。

    第7章

    男人眼眸赤红,含着深邃的凌厉之色。像是恨极了他,可又像是极力地隐忍着什么滔天磅礴的情绪。

    仿佛这些情绪一旦释放,就能将眼前这位少年吞噬毁灭。

    闻宇惊恐到浑身冰冷发颤,□□的疼痛时刻提醒着他现在不是在做梦。

    这种非现实无法解释的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极力保持冷静,声音颤抖:你是谁?

    我是谁?

    男人压在心中的愤怒被点燃,忽地捏起少年的下颌迫使他仰望着自己:你给我仔细看着,看我是谁。

    你以为你能逃离?

    男人声音低重唇角挑起阴翳的冷笑:无论你逃走多久,转世为何人为何物。你的灵魂终究是你。

    男人冰冷沉缓的声音像深渊般阴暗,低低地落在死寂的大厅中。

    你终究是我的。

    逃离?转世?

    他说的这些都是什么,闻宇一无所知。

    只知道这位阴郁冰冷的男人,像是索命的厉鬼一样带着重重地积怨望着自己,想要锁走自己的灵魂。

    他想要解释,但被男人捏紧的下颌骨仿佛要被捏碎一样痛得他不住抽着冷气。

    他扭头脑袋想要挣脱男人的手,下颌却被抬的更高,整颗脑袋被生生提起,一点点接近着男人极为阴翳的脸。

    他清楚地看到男人紧咬的牙,一字一顿地质问:你逃走就是想要过这样的日子?

    无父无母众叛亲离,住着破旧不堪的房子,身无分文还被无赖凡人欺负?小鬼,离开我你却过的这么狼狈。

    每一句话都极为阴缓带着沉重的力道,声音里有恨,有怨,还有怒。

    闻宇猛然醒悟。

    原来这些天发生的所有的事,都是眼前的厉鬼所为。

    他想要500万把从亲戚手中买下这栋让他留恋的旧房子,马上收到了应辰汇给他的五百万。

    他想要租房早上就收到新的房产证。还有昨晚他被李浩武报复袭击,结果那群人突然互殴互相出卖。

    是这个人做的。

    不,是这只叫应辰的厉鬼做的。

    这种可怕的东西早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窥探着自己的生活,对自己的一切都如指掌。

    闻宇浑身再次升起一阵恐惧的寒意,淡薄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透,冰凉到僵硬的手脚微微发着轻颤。

    他忍着痛,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冷静,说:你就是应先生吗?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啊!!

    不认识你几个字刚说出口,男人戾气陡然地升起:不认识我?把我忘了?

    声音冷沉到裹着暴风雨的铅色云,唇角却是在笑,狰狞的冷笑:没关系,小鬼。我会让你一点点想起你是我的什么人。

    让你想起,你跟我做过什么事。

    应辰冰凉的手指点在闻宇的额头:这里想不起来就用身体想。那些刻在你灵魂中的事,你忘不掉的。

    男人的声音突然变了语调,抬着闻宇下颌的手放松,拇指指腹却抚上了他的唇瓣。

    而另一只手从少年的额头滑下,眼尾,脸颊,肩头,锁骨,胸膛冰冷的指尖所过之处引起皮肤表层阵阵战栗。

    最后停在少年露出了腰腹,冷白修长的的手掌忽地张开紧握着少年纤瘦韧劲的侧腹。

    啊!

    闻宇意识到什么要发生,他竭尽全力惊惶挣扎:不你,你要做什么?

    男人笑着,阴翳毫无血色的脸一点点接近着少年:你不是喜欢这样么?

    停在少年唇上指腹的一下下地摩挲着,指尖的寒气渗透唇瓣让薄弱的皮肤冰冷到麻木失去知觉。

    不,你不喜欢。你是骗我。

    可我却让你这只小鬼得逞了。你让我苦苦熬过千年,都忘不掉你的味道。

    我就这么念着你,这么多年这么多世。你为什么要离开。

    男人恨极了,再也无法压制隐藏的情绪,掐着少年的下颌忽地抬起,猛地咬上了少年的唇。

    不唔!

    少年所有的坚强冷静在这一刻被打垮,他极力压制的恐慌不安被崩塌击溃。

    滚烫的眼泪哗地从眼中涌出,只是一并流出的仿佛还有浓烈酸楚和撕心般的痛。

    少年哭了。

    窒息般无声地抽泣,热泪不断涌出眼睑,滑落在脸颊,流入纠缠在一起的唇齿间。

    男人没有尝到少年的味道,却尝到了滚烫苦涩的泪水。

    他松开了少年的唇,阴翳的神色微微发怔。

    而后又突然发狠掐着少年的下颌用力扬起,沉声切齿:你还敢哭,逃走的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哭给我看。

    落在面颊的眼泪返滑回眼眶,模糊了少年的视线。

    他的坚强被彻底摧毁,崩溃般不停涌出带着体温的热泪,颤抖的哭腔中带出微弱含糊的字:疼。

    男人的手,突然松了。

    闻宇被迫抬起的脑袋,因为脱力而重重地掉在冷硬的地板上,手脚上的束缚感也跟着消失。

    身体,重获自由。

    他急忙用手脚撑着地爬坐而起,眼含着泪和惊恐一点点往后移动坐在地板上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