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7)


    闻宇:那你能看出来我身上有鬼气吗?

    黄贺眯起眼睛:鬼气看不出来,只看到一片清明祥瑞之气环绕小兄弟周身,想必小兄弟最近必有好事发生。

    闻宇:抱歉,打扰了。

    哎哎,小兄弟。

    道士再次追上,这次他从袖袍里掏出一张名片塞给闻宇说,

    知道你不相信我,等着吧,等你有好事发生了可别忘了记得打钱谢我。

    跟着名片一并被掏出来的还有一张黄色的符纸,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闻宇问:这是什么?

    黄贺颇为得意:驱邪的,各路鬼怪妖魔全都能被我亲手写的纸符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闻宇:卖给我几张。

    黄贺:卖给你没用啊,你又不会做法。

    闻宇把应辰的黑色外套拿出来,递给他说:你驱一下给我看看。

    黄贺看着衣服,略有些无奈:一次五百,你确定要花这个钱?

    闻宇点头。

    行,看你是学生给你打个折扣,给你个二百五!

    黄贺揶揄着他,又从袍子里拿出一张黄色符纸,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摁在应辰的黑色外套上。

    明黄的符纸上画着鲜红诡异的符号,摁在纯黑色质地衣服上尤其醒目刺眼。

    闻宇眼睛紧紧盯着,他看到道士闭上了眼睛,嘴里咕咕哝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而后另一只手忽地挥出,喊出一声:散!

    黄色纸符因为手臂带出来的劲风而微微颤动,之后又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闻宇隐藏期待,低声问:你有看到了什么吗?

    道士收起手一本正经说道:我看到了小兄弟的外套很贵。

    而后掏出一张收款二维码,说:来,二百五,给钱。

    闻宇眼眸暗淡了下来,他苦笑一声拿出手机,正要给道士转钱的时候,收到一条信息。

    应辰:【小鬼,那种东西对我没有。】

    应辰?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闻宇瞬间脸色发白,手一抖,咚地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

    他惊慌环顾周围,声音里带着颤抖:你,你真的没看到什么?

    黄贺正等着收钱,看到少年神情突变的样子担忧了起来,真心实意劝道:

    小兄弟,要不我把我脑神经科的朋友介绍你给,二百五够我给你挂他的专家号。

    闻宇还在警惕地环顾周围,手机里收到又一条信息:

    【给你今天一天的时间收拾行李,马上搬过来。】

    第10章

    闻宇脸色发白,冷意顺着脊背上爬,让他浑身冰冷,汗毛倒竖。

    应辰在不在周围?

    可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正在做了什么?这个男人到底通过什么看到了自己?

    少年心跌落到了谷底,浑身沉重气闷。前方的路如同被浓重的暗云压抑着,让他看不到能穿透云层的阳光。

    然而更他没想到的是,应辰不但已经介入了他的生活,竟然还渗透到了亲戚中。

    他离开黄鹤道观回到家中后,闻宇立刻注意到家门口停着舅舅关海涛的车。

    家中院子里传来熟悉的亲戚们说话声音。

    那些人见到他回来立刻喜笑颜开地围过来,七嘴八舌地亲切关怀:

    小宇啊,这才多久不见就长这么大了。我们来看你,顺便给你买些吃的用的,你看这些都是我们给你买的。

    听你二舅说你被s大美院提前录取了,啧啧咱们老关家的好基因,真是全都长到小宇一个人身上了,又高又帅,还聪明有才,咱们做亲戚的脸上也有光。

    闻宇淡淡地望着这些人和堆在门口礼盒箱子,问:你们来找我什么事?

    自从外公去世后,这些所谓的亲戚没有人来看过他。关海涛每次来,也只是提醒他卖房子的事。

    现在的假意悻悻,只能说是别有用心。

    关海涛轻咳一声,笑望着他说:小宇啊,你遇到贵人了,怎么也不会跟我们说一声。害我们早上接到应先生电话都吓了一跳。

    应辰?又是应辰!

    闻宇一窒,眼眸凝起一片黯淡:他找你们做什么?

    舅妈啧啧羡慕:你爸妈他们当初行善救的一个小孩,没想那小孩现在成了世界首富级别的大人物。

    现在应先生找到我们说,要把恩都报答给你小宇,还感谢了我们这么多年对你的养育和照顾呢。

    关海涛接着她的话,说:应先生还听说了你不想卖这老院子,说他要把这院子买下来送给你呢。你这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闻宇想到了什么,心里一沉,冷声质问:你们卖给他了?往他要了多少钱?

    这

    关海涛跟亲戚们互相传递笑意,呵呵道:人家应先生有钱,又是带到报恩的情谊来的。所以,咱就多要一点

    闻宇咬牙:要了多少?

    关海涛眼神躲闪,虚虚地伸出一根手指:一,一千万。

    一千万!

    闻宇憋住一股火气,腾的升起直冲向大脑。

    他一心只想逃离应辰,舅舅他们却往要他要了一千万卖房子。

    这笔帐,到头来还得算到自己头上!

    少年极力压制心中怒意,沉冷地望着这些人,低低地说:没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

    舅妈讪笑:这孩子,怎么就是这么冷情呢。我们老关家把你养大多不容易,多要点也是应该

    话没说完,她立刻闭上了嘴。

    她看到闻宇冷锐的视线朝她望来,清明透彻的眼眸带着锋锐凌厉的光,似乎能穿透人心,看到她心中那些阴暗自私的想法。

    她狼狈地往后站了站,人家应先生还没说什么呢钱都打过来。

    闻宇环顾他们,警告说:一千万里面属于我的那部分,明天给我一分不少地汇来。以后没事不要来这找我。

    气氛因为少年的脸色而变得尴尬。

    关海涛轻咳一声,示意亲戚们往外走,说:行行,那我们今天回去了。小宇你好好照顾自己。

    少年冷眼目送这些人离开,重重地关上了院子的门。

    养大他的是外公。

    不是这些所谓的亲戚。

    他对父母的记忆很模糊,是外公带着他在这个家长大。他一直都记得当初在这个家中,受到这些人怎样的冷待。

    舅舅,舅妈,大姨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只会跟他们抢家产的入侵者。

    如果不是外公一直护着他到十四岁,很难想象他会经历什么样的童年。

    外公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至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