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16)

热书推荐: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 

    他试探着说:我一直在这边卖货,鹅湾村曾经到过一次,然后附近村还没去过,我想去那边转转,然后顺便把货担到那边去卖。

    何君可听出他意思了,估计他是想借着卖货的由头好跟自己去鹅湾村玩,便立刻回应。

    好啊,去那边附近村子里卖卖货也好的,景文你说是吧?

    景文对童涛印象也不错,觉得他爽朗爱帮助人,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景文也对童涛发出热情邀请。

    去鹅湾村转转吧,顺便认认我家。

    这话正中童涛心意。

    于是三人乐哈哈地一起出面馆。

    路过集市,何君还不忘买了两斤猪排,还顺带捎上两串糖葫芦。

    三人浑身轻松地回到了鹅湾村。

    刚走到鹅湾村村口,就见容儿开心地蹦蹦跳跳跑过来喊着:大哥,三哥你们回来啦?

    景文停下摸摸小容儿的脸蛋,宠溺地问:你这小调皮蛋,怎么一个人跑到村口来玩了?

    才不是我一个人呢?娘和姐姐都在那里。

    景文抬头朝前一看,还真看见娘和琴儿就站在村口。

    原来这景文和何君去县里卖衣服,她们心里总是忐忑放心不下,就连做绣活儿好像也心不在焉。

    所以娘俩干脆带容儿到村口来玩,顺便看看他们回来没有?

    何君笑眯眯地递给容儿两串糖葫芦,可把个容儿高兴坏了,大口咬下一个红红的又酸又甜的糖葫芦,边嚼着边冲何君笑:谢谢三哥哥。

    徐慧芝与琴儿迎上来,徐慧芝拉着容儿边走边问。

    景文,何君回来了,这一趟累了吧?送上去的衣服卖了吗?好卖不?

    景文故做神秘地笑了笑:嗯,还好。

    何君:大娘,我们去绸缎庄寄卖,然后绸缎庄的老板把我们的货全收下来了,而且他答应以后我们做多少他就收多少。

    这可太好了,我回去要多烧些香给祖宗,以后好保佑我们都这么顺顺利利。

    徐慧芝与琴儿都松了一口气,脸上皆露出久违的笑容。

    徐慧芝这才发现何君旁边有一个担着箩筐的小哥。

    哟,这小哥面生的很。

    景文赶紧介绍。

    娘,这是童涛,我们在县里卖东西时候认识的,上次买菜种,还有去绸缎庄买布料都是他介绍的,而且都很便宜,这次我们邀他下来玩。

    童涛,这是我娘。

    童涛憨憨地笑了笑,热情地喊了声:大娘好。

    景文转头介绍妹子:这是我妹妹张景琴。

    琴儿含蓄地对他微微一笑。

    童涛不由地征了一征,他从未见过如此纯净而秀气的女子。

    琴儿虽然谈不上很惊艳,但却如那刚出清水的芙蓉,自有一番质朴的美。

    向来快人快语的童涛说话结结巴巴起来。

    姑娘好,我我叫童、童涛。

    徐慧芝:今天是个好日子,值得庆祝,难得又来了客人,回去我好好烧几个菜。

    晚上,徐慧芝用何君买的猪排烧了一大锅土豆炖排骨,又烧了几个蔬菜。

    大家围坐在一桌,其乐融融。

    何君把五十四两,还有另外绸缎庄周掌柜给的七两四十文一并交给徐慧芝。

    徐慧芝考虑到何君他们以后还要去绸缎庄买布,还有若要买菜种和果苗的话也会需要很多银子,于是她不肯收这么多,只肯收几两算大家的生活开支费用。

    第47章 果树开花了鱼苗长大了

    何君:大娘,这些是大家共同劳动所得的费用,还有要给那些做工的婶婶嫂子们的工钱。

    工钱我觉得好绸布料子衣服上刺绣精细,就算二十文一件。

    缝制衣服也二十文一件,一般的衣料做工、刺绣简单点就十五文一件。

    大娘你还是统一收着,由你开支分配,需要支出费用的时候再到你这里领取。

    景文:娘你就先收着记总帐,到时候还需要其他开支再来。

    徐慧芝听闻才收好银子。

    何君心里还有更多的思量。

    他觉得这衣服上的刺绣,还有改进新款服很有前途、有销量,何君就想把它做好、做大。

    他便在饭桌上提出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这个衣服上刺绣很有前途,因而我想把它做大一点,我们可多招些人手,这样就可以多做些衣服出来。

    琴儿很是赞同:何君的提议我赞同,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生财路,既然做了,我们就把它做好,做大。

    徐慧芝想了想说:要不我等下把工钱给她们送去,然后跟她们说,叫她们帮我们再找些会做刺绣和缝制衣服的人来。按件数结工钱,绝不拖欠工钱,这样让她们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必然会招到很多人。

    景文听了点点头:行,这是个能很快招人的方法,村子里别的不快就是传话快,只要有人传,很快连角落旮旯里的人都会知道。

    童涛一顿饭吃得既美味又心悸,原因是他对面坐着的是琴儿,搞得他眼里的余光全是秀美的景琴姑娘。

    何君注意到童涛一反常态的拘谨,还有他总是偷偷看向琴儿的眼光,顿时心里有些明白了。他便好笑地挟了块排骨给童涛,并朝他挤挤眼。

    把个童涛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吃过晚饭,徐慧芝便带上铜板去找那几个在这干活的妇人去了。

    何君今天因为衣服卖得好也挺兴奋,又加之童涛来做客,反正晚上定是睡不着,刚好可与童涛来个彻夜交谈甚欢。

    他便对童涛说:大娘家没有多余的房间,晚上就和我挤挤睡一屋吧。

    景文听见了想起当初和何君睡一张床上,何君曾像个八爪鱼似的把自己抱得紧紧的,也不知怎么的,就不太想让别人见识到他那风骚的睡姿。

    景文马上接口:何君,你那床小,两个人睡太挤了些,我床大,睡两个大男人绰绰有余,童涛还是去我房里睡。

    何君倒无异议,只是觉得无人促膝长谈有点可惜。

    童涛也无所谓,他这人随性只要有个落脚点哪都可以睡,当下就答应了。

    翌日,大家用过早饭,童涛就告辞准备去附近几个村卖货。

    临走时,他留下了一些胭脂水粉小首饰送给琴儿。

    琴儿哪好意思收,硬是不要。

    童涛见琴儿不收急得脸都红了。

    何君是看出童涛的心意了便打了圆场。

    琴儿权当这小玩艺收着好玩吧,你就收下吧。

    琴儿听何君这么一说也就收下了,童涛暗自用口型对何君说了声谢谢。

    何君笑着对他摆摆手:童涛,认识路了下次来玩。

    童涛愉快地回应:会来叨唠的,来县里记得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