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去京城

热书推荐: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


    清荷与侍卫私通的事情,瞒着魏王,她还想着有机会能当上魏王的侍妾,不甘心就这样和一个侍卫过一辈子,虽然她自己身份也很低微。

    不过这些都与赵悠悠无关,她那天晚上听话的表现让魏凌风得到满足,于是第二天一早,魏凌风派人带她去医馆看望她的母亲。

    赵悠悠坐在魏王的马车上,手里握着一小块可以随身携带的铜镜,不停的往脖子上涂抹脂粉,掩盖被魏凌风吻出的痕迹。

    这样的痕迹,绝对不能被她母亲看到!

    原主的记忆中,她的母亲是一个保守的妇女,被看见肯定被训是一定的。

    赵悠悠来到医馆她母亲住的一个单间里,走进去后,见她母亲蔡春花正醒着。

    “娘,我来看你了。”

    “悠悠?”蔡春花看到她,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接着心疼道:“你……你的手怎么了?”

    “哦……”赵悠悠忘记手手上的事情,忽然愣了一下,紧接着急中生智地说,“走路不小心摔的。”

    “怎么不小心点?”蔡春花皱眉,她卧在床上,拉住她的手,“伤得重不重?”

    “没事了。”赵悠悠尴尬的笑笑,原主母亲对她亲密的关心举动令她有些不适应,毕竟她并不是原主,灵魂早就被替换了。

    “您的身体没事吧?”

    “咳咳……好多了,吃了几副药,大夫说,再用上几幅,就能下床走动了。不过……娘这个病是个痨病,每日都得吃补药供着,要花不少钱啊。”

    “娘都听说了,你被魏王纳为侍妾,既然随了他,那就要从一而终,女人切不可叁心二意,知道么?”

    “嗯,我懂的。”赵悠悠点头,她可不敢背着魏王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不是老鼠要和猫玩耍,自寻死路么。

    “娘,钱的事,您别担心,魏王答应过我,会派人好好医治你。”